• 力荐
  • 推荐
  • 还行
  • 较差
  • 很差
方绣英
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:
  • 很差
  • 较差
  • 还行
  • 推荐
  • 力荐
还行
主演:
未录入
清晰:
类型:
纪录片未知
地区:
法国
语言:
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
导演:
王兵
时间:
2017-12-28 04:16:54
年份:
2017
评论:
剧情:
6月10日德国卡塞尔展区的展览揭幕前,王兵得交出他的另一部作品。这次不再是原始时间… 详细剧情
分享:
温馨提示:[DVD:标准清晰版] [BD:高清无水印] [HD:高清版] [TS:抢先非清晰版] - 其中,BD和HD版本不太适合4M以下的宽带的用户和网速过慢的用户观看。
[FLASH]:需要安装FLASH插件,点击下载最新的Adobe Flash Player, 在线观看无须安装播放器。

HD

方绣英剧情介绍

6月10日德国卡塞尔展区的展览揭幕前,王兵得交出他的另一部作品。这次不再是原始时间,而是大约90分钟的叙事影像《方秀英》。眼下他正忙着剪辑,纠结于怎样让片子既合乎艺术展馆的标准,又能兼顾电视台的购买要求。卡塞尔文献展邀约艺术家创作,但并不提供创作经费,他必须尽量想办法覆盖掉制作成本。《方秀英》记录了方秀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时光。线索仍然来自拍摄织里童装工业纪录片的经历。在织里,王兵和一个开店专卖缝纫线的妇女相熟,她常说起她妈妈,王兵就问,那我去你们村拍你的妈妈吧。好好,我带你去。病中的方秀英躺在床上,已经来到生命最后的时光。“她不会说话,也不会动,只是躺在那儿,你说你怎么拍?”王兵拍了一个多小时,想出一个办法。他用一台摄影机拍摄方秀英的近景,80毫米镜头,离老太太一米远。“她能辨认出她女儿。当她女儿坐在那儿的时候,她拼命用手去抓她。有人的时候,她的眼睛就会动,她会去注意某个地方。”另一台摄影机叙述这个村庄的其他人。所有的老头老太太都跑过来每天陪着方秀英,摸摸她这儿捏捏她那儿,讨论她身体的状况。冷淡的机位和写实的大广角镜头把整个屋子收在画面里。“他们看着自己的一个同龄人将要去世,有一种很世俗的关爱。虽然他在看电视,好像也不关心她,但他坐在这个床上,能待几个小时,陪陪她。这就是现实世界里的情感关系。”王兵设法把这种外部动作很少的状态,塑造得生动、丰富,让观众感到那种情感关系。方秀英的小叔子每天来看她。王兵也拍摄了他的生活:老头每天划个小船,去河汊里电鱼,一天下来也捞不着几条鱼。“太湖流域,我们过去想象当中的鱼米之乡,那是整个中国大陆架上最富饶、自然资源最好的一个地区。”方秀英的儿子也来看她。儿子把她的上身托起来:“哎,你认识我吗?妈妈,你认识我吗?”“生命之间那种对话特别滑稽。”王兵说,这个片子里没有任何伤感的情绪,“就是活着和死亡的那种牵制关系。活着的人就是在岸边,死了的人就在水里边。你眼睁睁看着生命就在这两极之间,不可交流,不可改变,没办法。”拍到后来,方秀英的女儿说,王兵,你能不能不拍了,我们村子所有人都受不了了。“我还是厚着脸皮,耐着性子把这个片子一直拍到最后。”方秀英的最后一天,王兵早早把机器在她床边架好,她的眼睛透亮,似乎在观察整个世界。“我用的机器特别好,4K,清晰度极高,她眼睛里边的血丝都清清楚楚。她一个人沉浸在她的世界里,过一会儿她就哭,眼泪哗哗流下来。慢慢慢慢她的头就转过去,然后躺平,表情里边是一种绝望。”另一台摄影机讲述村庄的那个夜晚。一个男人从方秀英床前跑出来,跑到街上,就在镜头前告诉王兵,再有10分钟她就死了。刚刚把她的衣服都穿上了,这一换上衣服,人很快就会离开。室内的摄影机已经撤到最远端,画面里再没有方秀英,只有围着她的村人。陕西人王兵是带着求知的命题进入长江流域的。“我想看看长江流域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,那个地方人的思维是什么样子。我就给自己一个时间,居住在那边。”《方秀英》的拍摄主要发生在2016年的6、7月。那时他已经在织里拍了两年多纪录片,那里不管安徽人还是浙江人,“你说一句话,我会知道你在想什么。纪录片就有这样的好处,实际上是你生活经验的扩展”。江南水乡不再只是“小桥流水人家”式的概念。站在方秀英的村子里,王兵可以很快了解村子的经济条件,人们对钱的看法,对生活的要求,对死亡的态度,相互的情感和交流方式……“跟黄河流域完全不同。”王兵感慨而自信地说,“整个水乡的那种湿漉漉的,阴郁的生存的感觉。我把它彻底拍出来了。”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27日《南方周末》
  • 除了"方绣英"你也可能喜欢以下影片:
  • 同主演
  • 同导演

网友评论

    所有专题明星合集专题

    Back to Top
    6月10日德国卡塞尔展区的展览揭幕前,王兵得交出他的另一部作品。这次不再是原始时间,而是大约90分钟的叙事影像《方秀英》。眼下他正忙着剪辑,纠结于怎样让片子既合乎艺术展馆的标准,又能兼顾电视台的购买要求。卡塞尔文献展邀约艺术家创作,但并不提供创作经费,他必须尽量想办法覆盖掉制作成本。《方秀英》记录了方秀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时光。线索仍然来自拍摄织里童装工业纪录片的经历。在织里,王兵和一个开店专卖缝纫线的妇女相熟,她常说起她妈妈,王兵就问,那我去你们村拍你的妈妈吧。好好,我带你去。病中的方秀英躺在床上,已经来到生命最后的时光。“她不会说话,也不会动,只是躺在那儿,你说你怎么拍?”王兵拍了一个多小时,想出一个办法。他用一台摄影机拍摄方秀英的近景,80毫米镜头,离老太太一米远。“她能辨认出她女儿。当她女儿坐在那儿的时候,她拼命用手去抓她。有人的时候,她的眼睛就会动,她会去注意某个地方。”另一台摄影机叙述这个村庄的其他人。所有的老头老太太都跑过来每天陪着方秀英,摸摸她这儿捏捏她那儿,讨论她身体的状况。冷淡的机位和写实的大广角镜头把整个屋子收在画面里。“他们看着自己的一个同龄人将要去世,有一种很世俗的关爱。虽然他在看电视,好像也不关心她,但他坐在这个床上,能待几个小时,陪陪她。这就是现实世界里的情感关系。”王兵设法把这种外部动作很少的状态,塑造得生动、丰富,让观众感到那种情感关系。方秀英的小叔子每天来看她。王兵也拍摄了他的生活:老头每天划个小船,去河汊里电鱼,一天下来也捞不着几条鱼。“太湖流域,我们过去想象当中的鱼米之乡,那是整个中国大陆架上最富饶、自然资源最好的一个地区。”方秀英的儿子也来看她。儿子把她的上身托起来:“哎,你认识我吗?妈妈,你认识我吗?”“生命之间那种对话特别滑稽。”王兵说,这个片子里没有任何伤感的情绪,“就是活着和死亡的那种牵制关系。活着的人就是在岸边,死了的人就在水里边。你眼睁睁看着生命就在这两极之间,不可交流,不可改变,没办法。”拍到后来,方秀英的女儿说,王兵,你能不能不拍了,我们村子所有人都受不了了。“我还是厚着脸皮,耐着性子把这个片子一直拍到最后。”方秀英的最后一天,王兵早早把机器在她床边架好,她的眼睛透亮,似乎在观察整个世界。“我用的机器特别好,4K,清晰度极高,她眼睛里边的血丝都清清楚楚。她一个人沉浸在她的世界里,过一会儿她就哭,眼泪哗哗流下来。慢慢慢慢她的头就转过去,然后躺平,表情里边是一种绝望。”另一台摄影机讲述村庄的那个夜晚。一个男人从方秀英床前跑出来,跑到街上,就在镜头前告诉王兵,再有10分钟她就死了。刚刚把她的衣服都穿上了,这一换上衣服,人很快就会离开。室内的摄影机已经撤到最远端,画面里再没有方秀英,只有围着她的村人。陕西人王兵是带着求知的命题进入长江流域的。“我想看看长江流域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,那个地方人的思维是什么样子。我就给自己一个时间,居住在那边。”《方秀英》的拍摄主要发生在2016年的6、7月。那时他已经在织里拍了两年多纪录片,那里不管安徽人还是浙江人,“你说一句话,我会知道你在想什么。纪录片就有这样的好处,实际上是你生活经验的扩展”。江南水乡不再只是“小桥流水人家”式的概念。站在方秀英的村子里,王兵可以很快了解村子的经济条件,人们对钱的看法,对生活的要求,对死亡的态度,相互的情感和交流方式……“跟黄河流域完全不同。”王兵感慨而自信地说,“整个水乡的那种湿漉漉的,阴郁的生存的感觉。我把它彻底拍出来了。”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27日《南方周末》